上海論文網是一家老字号代寫網站,專業提供代寫碩士畢業論文服務。

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護理主觀幸福感及影響因素研究

發布時間:2019-01-07 21:35 論文編輯:lgg 價格: 所屬欄目:護理論文 關鍵詞: 食管癌根治術主觀幸福感影響因素

本文是一篇護理論文,護理學是以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理論為基礎的研究維護、促進、恢複人類健康的護理理論、知識、技能及其發展規律的綜合性應用科學。

本文是一篇護理論文,護理學是以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理論為基礎的研究維護、促進、恢複人類健康的護理理論、知識、技能及其發展規律的綜合性應用科學。(以上内容來自百度百科)今天為大家推薦一篇護理論文,供大家參考。
 
前 言
 
食管癌(esophageal carcinoma,EC)是由食管黏膜上皮或腺體發生的惡性腫瘤,是一種常見的消化道癌腫,在常見的癌症中占第 8 位[1],在癌症死亡的原因中占第 6位[2];我國為食管癌高風險地區[3],發病率和死亡率分别為 20.85/10 萬和 16.24/10 萬[4],尤其是河南省太行山等高發地帶[5],其總體預後很差[6],5 年生存率為 8.2%~31.2%[7, 8]。食管癌由多種因素所緻[9, 10],現已發現的有亞硝胺類化合物、真菌、某些微量元素的缺乏、維生素的缺乏、飲酒吸煙、食物過熱過硬、進食過快及遺傳易感等因素,其中維生素的缺乏與亞硝胺暴露是我國食管鱗癌的主要緻病因素,我國食管癌群體具有顯著的地域性差異和明顯的家族聚集特征[11]。食管癌的臨床表現包括早期症狀(咽下食物梗噎感,胸骨後燒灼樣、針刺樣或牽拉摩擦樣疼痛)、中晚期症狀(進行性咽下困難)和晚期症狀(持續胸痛或背痛)。食管癌的治療方式有手術、化療、放療和綜合治療,目前以手術為主的綜合治療是治療食管癌的重要方法[12],術後 5 年生存率為 63.7%[13],食管癌治療策略的制定,需要參考腫瘤位置、病變長度、浸潤深度、有無轉移、患者身體狀況、醫療單位的條件等方面,食管癌根治性手術一般應包括食管切除、淋巴結清掃、重建等,重建的路徑有三個:胸前(皮下)、胸骨後和後縱膈食管床,每個路徑具其各自優缺點,但食管床是應用最廣泛的路徑[14]。由于胃可提供可靠的血供,且較易與食管殘端相吻合,因此胃在食管切除術中是應用最廣泛的代器官,胃代食管包括傳統的全胃代食管和管狀胃代食管,全胃代食管在保護粘膜下血管及适當增加胃容量方面占有一定優勢,但管狀胃代食管更符合生理解剖結構,減少胃中食物停滞,可降低患者術後反流性食管炎和胸胃綜合征的發生率,提高其生活質量[15]。手術及疾病本身給患者帶來了焦慮、抑郁等嚴重的心理應激反應及生命威脅[16],持續的負性情緒可導緻患者産生嚴重心理問題和諸多适應性不良的行為,加之食管癌根治術後伴有一些常見的症狀及并發症,比如:吞咽不适、反流征、慢性咳嗽,吻合口狹窄等,尤其是術後并發症[17],極大地影響并改變着患者的生活質量及康複預後[18],以上因素都直接影響患者對于幸福感的體驗。世界衛生組織定義,與健康有關的生活質量是指不同文化與價值體系中的個體對他們的目标、期望、标準及所關心的事情有關的生活狀況的體驗。Pearman 認為,從醫療衛生服務的觀點出發,個人的主觀評價是非常重要的,主觀評價應作為第一因素。有研究表明,大約有 1/3 的患者在食管癌根治術後的第 1 年便會出現複發或者轉移[19],因此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的主觀幸福感便成為一個需要關注的問題。
主觀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SWB)又稱幸福感、幸福度或主觀生活質量,“Subjective Well-Being”準确譯法應為主觀良好狀态,但是“幸福感”的譯法現已約定俗成,本文譯為“主觀幸福感”,是指個體對其自身生活質量的一種整體評價和情感體驗,是評估社會生活質量(由經濟指标、社會指标和心理指标來評價)的指标之一,包括認知因素(生活滿意)、積極情感和消極情感三個方面[20]。國外主觀幸福感的研究始于 20 世紀 60 年代,Diener 把西方幸福感的研究分為描述比較、理論建構和測量發展三個主要的發展階段;我國幸福感的研究自上世紀 80 年代以來,研究主要有關于老年精神心理衛生,90 年代以來,開展了對城市成年人、大學生及初中生等特殊健康群體的研究,但對患有疾病等其他人群的研究相對較少。對于主觀幸福感概念的界定各有不同,Diener 認為[21],主觀幸福感是一種基于快樂論(hedonic)的範式與體系,把快樂定義為幸福,也就是擁有較多積極情緒、較少消極情緒及較高生活滿意,包括個人生活的各個層面,更側重于個人的主觀體驗。馬克·麥吉利夫雷(Mark McGillivray)和馬修·克拉克(Matthew Clark)指出:“主觀幸福感涉及對生活的多維度的評價,包括對生活滿意度的認知判斷以及對感情和情緒的情感評價”。我國學者目前研究的概念中,主觀幸福感、主觀生活質量、心理福利等涵義基本接近,都是基于主觀幸福感的概念模式與定義體系。主觀幸福感的評估主要以問卷測量為主,其技術體系建構龐大,使得全面把握、了解與評估主觀幸福感,國外的幸福感測評工具有 Diener 于 1985 年編制的《生活滿意量表》(SWLS),Bradburn 于 1969 年編制的《情感平衡量表》(ABS)以及 Watson,Clark 和 Tellegen 于 1988 年編制而成的《積極與消極情感量表》(PANAS)。
........
 
1 對象與方法
 
1.1 研究對象
1.1.1 研究對象的來源
本研究為橫斷面研究,于 2016 年 10 月~2017 年 9 月,選取河南省某 2 所三級甲等醫院胸外科複查的 221 例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作為研究對象,進行問卷調查。納入标準:①病理報告确診為原發性食管癌,行食管癌根治術後>1 個月者;②年齡≥18 歲者;③無認知及語言功能障礙者;④知情同意者。排除标準:①伴有其他惡性腫瘤病史、嚴重感染性疾病或合并嚴重心、肝、腎等重要髒器疾病者;②有精神類病史者;③術後腫瘤複發、轉移或有嚴重并發症者;④根治術後行二次手術者。
 
1.1.2 樣本量的計算
根據統計學對描述性研究的樣本量估算方法,即樣本量為自變量的 5-10 倍[30]。本研究所選量表中自變量數最多為醫學應對問卷,共 20 個條目,樣本量按照此量表條目數的 10 倍進行估算,另外考慮到無效樣本的影響,需增加 10%-15%的樣本量,即 20×10×(1+10%)=220,因此拟定樣本量為 230 例。
........
 
1.2 研究方法
 
1.2.1 研究工具
本研究調查問卷共4部分:一般資料調查問卷、Herth 希望量表、醫學應對問卷、總體幸福感量表。
 
1.2.1.1 一般資料調查問卷
由研究者自行設計,内容包括患者性别、年齡、居住地、婚姻狀況、文化程度、家庭人均月收入等社會人口學資料,以及患者的術後時間、有無合并基礎疾病(高血壓、心髒病或糖尿病)、病理分型、病理分期等臨床疾病相關資料(附表 1)。此問卷信息盡量由調查員從患者既往病曆中獲得。
........
 
結 果........... 16
讨 論........... 30
小 結........... 39
參考文獻..... 40
 
讨論
 
本研究患者以男性居多(69.2%),與男性長時間吸煙、飲酒及膽汁酸受體高表達等不良習慣有關[9, 36];患者的平均年齡為(63.72±7.52)歲,大于 59 歲為多數(78.7%),基本符合食管癌患者高發年齡;食管癌是農村多發的消化道癌症,81.0%的患者居住地為農村,源于食管癌緻病因素及農村患者飲食習慣;以已婚患者(87.3%)為主,已婚患者能夠擁有更多經濟資源,獲得更好的生存優勢[37],有利于患者預後;我國食管癌具有地域性分布,本研究調查患者為太行山地區,再者患者居住地分布特點的緣故,患者的文化程度較低、家庭人均月收入整體偏低,以新農合報銷方式的患者占多數(82.4%);術後患者幾乎都處于不在職狀況(92.8%),與食管癌根治術創傷性較大、患者術後營養不良有關;知情診斷方面,72.9%的患者知曉自身所患癌症的診斷,與發病者性别特征有關,亦與患者家屬考慮患者術後心理負擔降低,減少患者不必要的懷疑與胡思亂想有關。
.........
 
小結
 
本研究選取河南省某2所三級甲等醫院胸外科複查的221例符合納入标準的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作為研究對象,通過問卷調查了解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主觀幸福感現狀,分析其影響因素。結果顯示,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的主觀幸福感的得分為(74.09±7.04),男性患者(75.54±6.33)低于常模者占 42.5%,女性患者(70.82±7.48)低于常模者占 45.6%;影響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主觀幸福感的主要因素有希望水平、屈服維度、性别與年齡。以上結果揭示了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的主觀幸福感不理想,提示臨床工作者應重視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應對方式的選取、對生活的态度及與他人的關系,激發患者對未來生活的希望、避免其選擇屈服應對疾病有益于患者康複期心理健康。醫護人員的精神衛生服務可側重于患者希望的建設,使患者認識後續治療的重要性,使其不過多注重經濟壓力與症狀困擾。另外,提倡給予女性患者更多社會支持,重視青壯年患者對疾病相關問題的看法,為食管癌根治術後患者制定有針對性的護理幹預措施提供參考和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