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論文網是一家老字号代寫網站,專業提供代寫碩士畢業論文服務。

外國文學文獻綜述範文

發布時間:2019-03-20 20:08 論文編輯:lgg 價格: 所屬欄目:文獻綜述 關鍵詞: 文獻綜述文獻綜述範文

本文是一篇文獻綜述,文獻綜述根據研究的目的不同,可分為基本文獻綜述和高級文獻綜述兩種。基本文獻綜述是對有關研究課題的現有知識進行總結和評價,以陳述現有知識的狀況;

本文是一篇文獻綜述,文獻綜述根據研究的目的不同,可分為基本文獻綜述和高級文獻綜述兩種。基本文獻綜述是對有關研究課題的現有知識進行總結和評價,以陳述現有知識的狀況;高級文獻綜述則是在選擇研究興趣和主題之後,對相關文獻進行回顧,确立研究論題,再提出進一步的研究,從而建立一個研究項目。(以上内容來自百度百科)今天為大家推薦一篇文獻綜述,供大家參考。
 
一、關于荷馬《伊利亞特》的研究綜述
 
《伊利亞特》,又名《伊利昂記》,相傳在公元前9世紀由行吟詩人荷馬編訂成口頭史詩,因此它通常和《奧德塞》一起,被稱為荷馬史詩。此作由學者用文字寫定于公元前6世紀。西方學者對它的研究較早,希羅多德、修昔底德、柏拉圖、亞裡斯多德等都曾表言立說。在我國,《伊利亞特》于20世紀20年代引起人們的關注。19xx年1月,鄭振铎在《小說月報》上最早介紹《伊利亞特》。此後,文壇出現《伊利亞特》的複述本,如開明書店出版的《伊利亞特的故事》(謝六逸譯)和中華書局出版的《依利亞德》(高歌譯)等。現有傅東華譯本、羅念生和王煥生合譯本、陳中梅譯本等。
 
一、關于史詩的思想内容
 
《伊利亞特》包含的思想内容極其豐富。不少評論文章從文本出發,對此作了多側面的研究。如鄧啟龍的《讀荷馬史詩》一文指出,《伊利亞特》的思想内容包括對社會曆史生活的反映、對理想英雄的歌頌、對勞動的熱愛,以及積極向上的樂觀主義精神的流露等。
 
《伊利亞特》的戰争觀念也是人們研究的熱點之一。張世君的《論〈伊利亞特〉的戰争觀念》、唐四豔的《〈伊利亞特〉戰争觀的成因及其美學意義》、石昭賢的《荷馬史詩的思想傾向》和王陽的《荷馬的眼光:一個特例》等文章均談及史詩描寫的古希臘時期的戰争。他們認為,《伊利亞特》是世界文學中有關軍事題材的第一部巨著。它在精美的神話外衣的掩蓋下,反映了邁錫尼文化後期發生的特洛亞戰争。史詩對于參戰的雙方都熱情歌頌,不具有明顯的傾向性。但劉連青在《〈伊利亞特〉的道德意識——兼談荷馬對戰争雙方的态度》一文中認為,荷馬偏愛于希臘聯軍而憎惡于特洛亞方面,當然他的愛憎是通過場面和情節自然而然的滲透出來的。
 
劉連青等人的文章還涉及了《伊利亞特》中其他方面的思想内容。劉文認為,從家庭和夫妻關系上體現的道德意識是這部史詩中“現實主義色彩最為濃厚、思想意義最有價值的部分。”潘一禾的《愛欲和文明的沖突——荷馬筆下的帕裡斯與海倫》一文從獨特的視野出發,指出《伊利亞特》中還包括一個重要的内容,那就是“愛欲與文明的沖突”:“荷馬不僅通過阿喀琉斯和赫克托耳等民族英雄的功勳戰績,高歌國家的榮譽和個人對社會的責任,而且在對帕裡斯和海倫愛情的悉心描述中,詠歎個人的自由選擇和真摯戀情。”
 
二、關于史詩的藝術特色
 
與《伊利亞特》的思想内容相比,它的藝術特色是更具魅力的部分。馬克思認為它作為“一種規範和高不可及的範本”,“繼續供給我們以藝術享受”,楊憲益先生認為它具有“陽剛之美”。研究文章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着手:
 
史詩中的人物形象。研究者的目光大都集中在赫克托耳與阿喀琉斯這兩個形象上。李忠星在《〈伊利亞特〉淺論》中認為,阿喀琉斯強悍任性、英勇善戰而又自私殘忍;赫克托耳剛強勇敢,指揮精明,但是他的品性也不是統一的。因為赫克托耳“建立武功,是要為他自己和父親赢得‘光榮’。”麥永雄在《英雄符碼及其解構——荷馬史詩三位主要英雄形象論析》一文中寫道,赫克托耳與阿喀琉斯是兩種不同類型的古代英雄。赫克托耳富于理性、襟懷大度,以群體利益為重,具有高度的責任感;阿喀琉斯感情沖動、心胸狹窄,以個人利益為中心,率直任性。赫克托耳讓人們感到人性的溫情和命運的無奈,阿喀琉斯使人們體味到戰争的殘酷和昂揚無羁的獨立精神。赫克托耳悲壯赴死要比阿喀琉斯的取勝更為感人,但是阿喀琉斯從悲劇面具下隐然露出的同情心是古希臘英雄符碼的形象诠釋。
 
史詩中的基本沖突。肖錦龍指出:“希臘與特洛亞之間的外部戰争和希臘陣營中阿喀琉斯與阿伽門農的内讧構成了《伊利亞特》内外兩個基本沖突。希臘人的内部紛争引起外部戰争局勢的變化,特洛亞和希臘的外部矛盾的發展又引起内在沖突的轉變。内外沖突互為因果、交相發展,構成了作品的基本内容,作品博深的社會思想内容和高超的藝術技巧都在這兩個基本沖突的發生發展過程和層次安排中得到了最為集中的表現。因此應該說,深刻理解《伊利亞特》的兩個基本沖突是理解這部作品的思想意義和藝術成就的關鍵。”都本海的《〈伊利亞特〉兩種重要沖突淺歎》和程豔傑的《〈伊利亞特〉沖突的系統構成及其作用》也都針對這兩個基本沖突展開了研究。
 
史詩的風格和情節結構等。羅念生在《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一文中談到了《伊利亞特》的緊湊、完整的布局,樸素自然、清晰流暢的風格和豐富多彩的形象比喻。魏善浩在文章《試論荷馬史詩的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的特點》裡指出,《伊利亞特》的魅力在于質樸粗犷的真實性和天真爛漫的幻想方面的結合,也即是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的結合。甘運傑的《論荷馬史詩的情節結構藝術》,從史詩情節的整一性、豐富性和生動性的有機結合出發,探索《伊利亞特》的基本特點。他的《論荷馬史詩比喻的藝術特征》一文,則是圍繞荷馬史詩比喻的三個藝術特征展開,即豐富多彩、富于多樣性,貼切生動、富于形象性,新鮮奇特、富于獨創性。
 
三、關于史詩的比較研究
 
上述研究分别圍繞着思想内容和藝術特色展開,但也有不少學者同時從這兩個角度切入,如楊憲益的《荷馬史詩——〈伊利亞特〉和〈奧德塞〉》、李賦甯的《荷馬和他的史話》、李廣熙的《漫話荷馬史詩》等。20世紀80年代以來,有關《伊利亞特》的研究出現了一些新的特點,如運用比較的眼光進行探讨和分析。
 
例如,楊純的《〈離騷〉與〈伊利亞特〉》一文比較了這兩部作品的異同及曆史淵源,各自的思想内容和藝術特色。向秦在文章《民族史詩與民族性——〈苗族史詩〉和〈伊利亞特〉比較研究》認為這樣的比較研究有獨特的價值:“《苗族史詩》和《伊利亞特》在内容主題、塑造主題和表現風格上的差異,主要表現為勞動與戰争、尚義與尚勇、求真與求美;由這些表層文化差異入手作深層探讨,對研究不同民族的民族史詩、民族曆史和民族性,提供了一條新的線索。”王素敏的《異曲同工繪史詩——〈伊利亞特〉與〈蒙古秘史〉比較研究》指出,這兩部史詩都是以史實為依據,以美女為引線,以神話為外衣,主要歌頌的對象都是英勇善戰的英雄。它們共同反映了人類由原始氏族向階級社會過渡時期的部落之間的戰争的掠奪性質,以及人類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朱迪光的《〈封神演義〉與〈伊利亞特〉》與孫宏的《言史詩不必稱希臘——荷馬史詩與〈尼伯龍根之歌〉的一緻與差異》、吳瑞裘的《〈伊利亞特〉和〈詩經〉中的至上神比較》等也從不同角度作了比較研究。
 
參考材料
 
1、甘運傑:《論荷馬史詩的情節結構藝術》,《鄭州大學學報》19xx年第3期。
 
2、羅念生:《荷馬史詩〈伊利亞特〉》,《外國文學研究》19xx年第3期。
 
3、肖錦龍:《〈伊利亞特〉的兩個基本沖突縱橫談》,《外國文學研究》19xx年第1期。
 
4、吳瑞裘:《〈伊利亞特〉和〈詩經〉中的至上神比較》,《外國文學研究》19xx年第3期。
 
5、向秦:《民族史詩與民族性——〈苗族史詩〉和〈伊利亞特〉比較研究》,《貴州民族研究》20xx年第2期。(唐扣蘭)